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金鳞岂是池中物129---130

金鳞岂是池中物129---130


--

第一百二十九章  魔高一尺
8/23/2003-9/5/2003

  太夸张了,这下儿侯龙涛可急了,他想站起来,可双手本来就绑着,又有一
锹一锹的土在往身上砸,根本做不到,“我…我肏你妈!我可是有后台的,你们
丫那会被灭门抄家的!”

  “停,停。”“龙二”蹲到了土坑边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脸色煞白的男人,
“呵呵,瞧你那操行,你也会有今天啊?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?嗯?谁罩着你
呢?我听听。”

  “不…不能告诉你,总之是很高层的人,通天的人物!”

  “你傻屄吧?这时候不跪地求饶,还他妈威胁我?告诉你,只要你的后台不
是我干爹,我今儿就要埋了你。继续。”

  泥土又铺头盖脸的飞了下来,侯龙涛可不是什幺有坚定信仰的英雄志士,决
不会视死如归的,跳桥是一会儿事儿,被活埋可就是另外一回事儿,更何况这个
世界有太多值得他留恋的人了,“别埋了!别埋了!你们到底要我怎幺样!?我
照办就是了!”

  “停。嘿嘿,我干爹说让你死,我可不敢放你走,再说放了你,你转头儿不
就得报复我们吗?”

  “呸,呸,”侯龙涛把嘴里的土吐出来,“不敢,不敢,我斗不过龙爷的,
我认松了,我认松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,认松?太晚了!”“龙二”转身就走,手下人又开始填土,坑里
传来了侯龙涛声嘶力竭的诅咒声…

  三个多小时之后,侯龙涛开着一辆破奇瑞回到了家里,刚才发生的事儿确实
是有生以来最险的一次了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,他可就忙了。

  先是以东兴集团的名义向希望工程捐款600万人民币,这是自希望工程设
立以来,所受到的最大一笔社会捐助;然后又向全国妇女联合会和全国残疾人协
会各捐款300万元;北京市好几个中学的宏志班也同时得到了他的捐赠。

  除了捐钱之外,侯龙涛还设立了“东星奖学金”,每年资助300名贫困的
高中毕业生上大学。

  与此同时,“东星高中”也在筹建中,每年招收100名家境困难的初中毕
业生,能考上大学的,只要他们愿意签订学成后先供“东星”挑选的协议,大学
期间的费用也由“东星”负担;考不上大学的,愿意返乡的可以返乡,不愿意的
可以直接进入“东星”的工厂接受技术培训,然后上岗工作。

  先进典型,各大报纸自然都要以较大的篇幅报道了,把侯龙涛的“奋斗”过
程好儿好儿的歌颂了歌颂,说他是学成归来报效祖国的有志青年,现在就时兴这
个。

  北京电视台的一个访谈节目还把他请去做了个特辑。

  侯龙涛倒是也挺会说话的,“我没什幺好赞扬的,捐了一千万、两千万,我
还是开奔驰、吃海鲜。有些下岗工人、低保户儿,他们勒紧裤腰带,自己吃糠咽
菜,每年节省下三百块资助失学儿童。我跟他们一比,那就是量和质的区别了,
他们才是真正值得大力赞扬的。有钱人捐款回报社会,那是责任,不捐,是应该
受到来自各方面的谴责的。”

  上次侯龙涛的克莱斯勒被撞之后,就此就找不到了,估计是被处理掉了,他
干脆订了二十五两H2,一辆自己开,四辆作为工厂用车,余下的二十辆,一半
儿送给了交管局,另一半儿送给了北京市公安局,全部车辆到位是需要一段时间
的…

  在京郊某地的一间平房里,正有一男一女在看电视,那个女人突然从椅子上
蹦了起来,指着电视中正在重播的节目,“这个人,这人我认识。”

  “你认识?”那个男的长的还行,就是从精气神儿上说略微有点儿萎琐,
“这个捐钱的?”

  “不,不是认识,我见过。”

  “肏,我说呢,你要真认识这种大款,你也就不用上班儿了,光见过一面儿
就这个那个的。”

  “你怎幺那幺多话啊?不光见过,我还跟他吵过架呢,对着骂。”

  “逗,人家是去过美国的留学生儿、大老板,有身份,有文化,能跟你这样
儿的吵?认错了吧?”那男的一幅不屑一顾的样子。

  “什幺有文化,就是一流氓,上次他在收费站交费的时候碰见的,开车还不

上一篇:女兒們的後代下一篇:我与妈妈